北京pk10技巧 > 植物 >

社交网络促进了新物种的发现

2018-07-12 06:13

  最近一个多月,许多网站竞相报道一则新物种的发现。那么,究竟是什么物种引起了大家如此高涨的热情?其实,并非这个新发现物种本身的价值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而是因为在大多数人的认识中,大规模社交平台一般很少共享对科学有什么实质贡献的资料,都是一些在海滩的自拍照呀,用婴儿毛毯裹着一只主人觉得非常可爱而外人去可能觉得有些丑陋的小狗呀什么的。这个故事居然也吸引了

  故事是这样的:一名业余博物学家Reginaldo Vasconcelos在Facebook上分享了一张显示自然栖息地的植物照片。巴西圣保罗大学的博士生Paulo Minatel Gonella在网上翻阅newsfeed的时候,看到朋友发布的一个帖子,其中就分享了这张照片(图1)。Paulo认真看了一下这些分辨率不太高的照片,它们看起来像茅膏菜属植物,但有些不太寻常,与其他生长在巴西的30多个物种很不同。照片中的植物看上去要大得多,有着非常独特的叶和花的特征。虽然Paulo感觉这可能是一个新种,但不能确定,于是就将这些照片发给另外一位植物学家Fernando看,还是无法确定。两个人都对此充满了兴趣,于是他们联系照片的拍摄者Reginaldo,询问有关该植物更多的情况。Reginaldo给他们提供了拍摄这张植物照片中更多的相关照片,这有助于他们通过当地人找到那个山顶。虽然他们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在野外亲眼看到了这个新物种,然而整个寻找过程比他们曾经预期的要更困难一些。他们后来回忆了这个搜寻过程:“这是雨季中期,泥土路导致该地区特别滑。当我们到达一个陡坡,我们的车上不去了,还慢慢往下滑,不得不放弃开车。我们在大雨中走完了剩下的泥泞道路,终于到达山基,然后又花了4个小时才达到山顶,这是比预计的时间已经晚了很多。于是,我们加速收集所需的各种信息并进行观察,包括收集标本和拍摄照片等,并赶在日落之前返回了。”

  当然,作为以昆虫为食的茅膏菜属(Drosera)植物,也是非常吸引人的。茅膏菜属是地球上最大的食肉植物属,约有250个种。这些邪恶的植物,几乎可在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陆找到。我们知道,大多数植物是从土壤中获取所需的所有矿物质,而茅膏菜属的物种则是从昆虫中补充这些物质。Paulo找到并命名的这种植物,生长于巴西东南部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东部一个山顶的狭窄栖息地中,仅存在于海拔1500至1530米之间的位置,是一个微地方性(microendemic)物种。因为山的形状和风的模式,这个点比周围要湿润得多。调查人员发现茅膏菜生长的土壤松散多沙,甚至从砂岩表面的裂缝中长出来。从栖息地选择来说,这显然对植物来说并非最好的,但就是因为如此,让该物种幸存下来。后来他们又搜查了另外两个附近的山顶,但这两座山的环境相对干燥而贫瘠,并未找到该物种的迹象。该植物茎长约1.5米,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茅膏菜属物种。于是他们给该植物命名为“magnifica”,取“宏伟的外观”(magnificent appearance)之意。

  观察这种植物的时候,能发现许多昆虫被困在植物红色触毛所产生的一种粘性物质中,产生的植物的红色触手,覆盖了整个树叶。除了大小之外,其他不寻常的特性包括每个莲座状有更多的叶片。之后,他们还确认了有关该物种的其他一些数据,比如种群规模、栖息地的潜在威胁,并对保护状态进行评估。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这种茅膏菜被认为是极度濒危的,因为咖啡和桉树种植威胁了其栖息地。

  最后,他们向植物分类学专业杂志Phytoaxa上投了一篇文章来报道该新物种,2015年7月24日发表出来。

  无独有偶,Winterton等2012年在马来西亚发现了一种绿草蜻蛉新种,发现过程看似也是偶然的。物种从最初拍摄到发布到在线图像数据库,一直就静静地躺在哪儿,直到专业分类学家随机查阅时看到这些数据库中的图像,才被鉴定为新物种(图2)。随后科学家们到同一位点采集到了标本,还连同找到了沙巴附近的另外一个种的标本。

  我们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标本馆的标本并非根据业余爱好者所拍摄的照片去采集的,而是专业分类学家根据地理位置做一些推测,然后进一步进行野外调查,之后写出正式报告报道一些新的发现。其实,过去许多新物种在被专业分类学家从科学上进行分类和描述之前就已经被对自然科学有兴趣的公众所发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随着数字摄影技术的快速发展,专业和业余摄影师在不知不觉中发现并非正式记录了一些动植物新物种,并将图像发布于在线图像数据库中,直到专业分类学家发现并鉴定出来。在某些情况下,拍摄照片者并没有收集这些生物的标本,所以专业分类学家从图像中的发现只是冒了一个泡,需要实物凭证,才能在最后的正式描述过程中指定其类型。找到植物是关键,因为虽然某张照片提示可能是一个新种,但如果没有实际的标本和详细描述,大家就无法确定是否正确。除此之外,还需要知道种群大小和栖息地的潜在威胁,以评估其保护现状。

  社会媒体平台常常受到责难,认为是满足自恋者和青少年的一些无聊的网络。然而,越来越多的年轻科学家看待这样的社交网站也许有不同的看法和角度。比如,该故事的主角,新生代的植物学家Paulo认为:“作为一个植物学家,我认为Facebook是一个重要的工具。网站不仅能让我接触到其他植物学家,也能让我与全球植物学爱好者们进行联系。我参与了几个植物鉴定组,人们把他们在自然界看到的植物照片发布出来。分类学家根据这些照片发现植物新的分布区记录、稀有植物的新种群并不罕见,现在我们又发现新物种了。”

  总之,基于互联网的图像数据库已经成为植物爱好者和植物学家的一个重要工具,可分享他们的兴趣以及物种多样性和分类的知识。照片是公开分享在网络讨论组中的,由社交网络、论坛和其他类型网站进行维护,融合了公民科学家、业余爱好者和专业分类学家的共同兴趣,在线上图像数据库的帮助下,将促成新兴的网络生物分类学(cybertaxonomy)的到来,这也可能是未来动植物分类学中发现新物种的新常态。